麦格米特 童永胜:博士后的开挂人生!从“华为系”高管到自家企业上市∣约见•资本人

我要做到麦格米特无处不在。


                   ——麦格米特董事长童永胜
2012年,麦格米特冲击上市失败,5年后它登上了中小板。董事长童永胜说,“如果2012年让我成功的话,我现在可能多买10个亿。”


12年前,童永胜带着500万元增资麦格米特时,这还是一个亏损的公司,连产品方向都没有。去年,麦格米特的销售额超过11亿,已经是飞利浦、松下、小米等国内外知名公司的产品供应商。

全景财经本期《约见资本人》麦格米特(002851)董事长 童永胜


视频正文:
他是博士后,华为电气升职最快的副总裁。他是艾默生收购华为电气的幕后推手,又在享有艾默生高薪时,跳出来创业,从零开始。是什么让他放弃稳定优渥的环境,出来创业?创业路上又遇过哪些坎坷?
  
记者:公司麦格米特这个名称是怎么来的?
童永胜:这个名称,首先它没有任何意义,是一个中性的词,中国公司如果说要做海外业务的话,这个名字一定要取得让外国人好发音,麦格米特,外国人比较好发音。


记者:您是九几年的博士后,这个在当时是很少的,当时什么机缘让您来到华为,来到深圳呢?
童永胜:我是1996年到深圳来的,当时在浙江大学电工学科博士后流动站做博士后研究工作,当时浙大想把我派到英国去,做访问学者,在这个过程中,正好碰到深圳华为公司到杭州去招聘。工业自动化这个行业的,我认为这种行业,应该到产业界来做产业,做实业,而不应该待在研究所或者学校。
 
记者:九几年时候的华为,不像现在这么知名吧?
童永胜:对,那时候华为其实它的名气不大,我到了华为电气,华为电气是华为技术的一个控股子公司,主要是做通讯电源系统为主,当时开发就几十个人吧,销售额也不是很大,产品也比较单一。
 
记者:您后来也是从一个普通工程师做到了华为的副总裁

童永胜:我是从一个项目组的辅助人员开始做,靠自己的能力解决了很多技术问题,我记得大概一个月左右就是开发部经理了,大概三个月就是总裁助理,大概六个月的时候就是副总裁了,很快。
 
在童永胜任职华为电气副总裁两年后,1998年,全球电信产业发展迅速,华为决定剥离华为电气,聚焦电信核心业务。2001年10月,艾默生以7.5亿美元收购华为电气(当时名为安圣电气)。鲜为人知的是,童永胜是这项跨国并购案的幕后推手之一。
 
童永胜:当时也找了很多家,开始的时候跟朗讯谈,朗讯想收购,后来没谈成,最后我把他锁定到艾默生,因为跟艾默生之间有很多互补性,所以卖了7.5亿美金。整个前期的出售工作、过程基本上是我一手组织的。
 
记者:您是一直在研究部来做研究的,像谈判这种事情,好像跟埋头做研究的人(不太搭)。
童永胜:其实我在华为做研发,真正动手做研发,也就只做了大概一年多一点,因为我很快提为副总裁了,更多的工作是做管理,研发管理。这个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又让我去抓过生产,品质改善。我在市场也干过,包括直销,而且华为电气的分销是我一手建立的。
所以我这个人就相当于在财务、直销、分销、生产、成本控制、技术,我全做过。正是因为做了这么多工作之后,我今天能做老板,否则我就做不了。
 
记者:您在爱默生收购了之后,您在艾默生也有任职,为什么要出来呢?
童永胜:卖完之后,到了爱默生之后,艾默生安排我去管艾默生网络能源的海外业务,去过六十多个国家,天天跟一些外国人去沟通一些市场等等问题,我可能兴趣不是很大。再加上那么多国家跑过之后,看到一些产品的发展方向,所以我觉得可能我自己出来创业,可能更符合我的个性。

(在艾默生网络能源公司任职副总裁时期的童永胜)

2005年,童永胜以500万元增资成为麦格米特的大股东,也是董事长。而为了避免同质化竞争,童永胜决定不碰华为和艾默生两个老东家的产品,放弃十多年累积的资源,从零开始。
 
童永胜:增资进去的时候,这个公司已经亏损,亏了300万左右,就相当于500万亏300万,就剩下一点点钱了,不知道产品在哪里,不知道客户在哪里,这个压力是巨大的。好在我们比较聚焦,咬定平板电视这个目标,所以我们在2005年年底,我们就账面就挣了300万,靠下半年几个月,我们销了2600多万。
 
记者:您为什么会说去做电视(电源)这方面的业务呢?
童永胜:我认为当时电视是唯一展现在面前的一个巨大产业,当时的等离子体电视已经开始卖了,卖几万一台,液晶已经做到十几寸了,还没这么大,我认为这是一个标志,所以出来就做平板电视(电源)开始。
 
记者:当时的市场环境怎么样?
童永胜:非常恶劣,首先TCL、创维、长虹都想自己做里面的电源,因为电源是平板电视里的很重要的一块东西。另外一个,你怎么去想办法说服他们来采购你的,这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厚电视的电源就很多人能做,做薄的电源,那就是一个挑战。这些电视机厂家都在推,刚开始推的时候毛利比较高,这个时候就给我带来一个生存的可能性。

因为刚开始小公司做嘛,你没有那么强势,在2006年初就被人骗了30万美元,那时候是八点几的汇率,那就相当于接近300万人民币,也就是说2005年辛辛苦苦挣的钱,2006年年初就被全骗了。但是继续干,方向是对的。


(麦格米特的起源地,蛇口碧涛中心2个房间)

一边卖产品一边卖技术,2006年,麦格米特就实现了销售过亿,而当时公司员工加上保安才41个人。依靠平板电视电源,麦格米特在业内打响了名号。但童永胜却不满足只靠一个产品吃饭,2007年公司切入医疗电源和工业自动化控制领域。
 
童永胜:作为我们这种制造型的公司,不能去做独角兽公司,技术一定会不断地更新,你做独角兽公司,你很可能到时候,价格下滑,市场出现饱和的时候,你就会带来灾难性的问题。
我第二个延伸的产品就跟医疗转,医疗电源,后来医疗做出来之后,又开始做一些工业里面的定制电源。这些技术都是相通的,跟平板电视都是电源技术,做了这个之后,我又开始介入到工业自动化的其它,比如说电机控制,我在爱默生、华为电气的电气控制这一个行业是我一手做起来的,但是我不做跟他们竞争的市场,我做专门给国内这些大公司,特殊细分行业,高端,比较有技术难度电机控制。
 
记者:他怎么会愿意相信你呢?
童永胜:只要你能够给他带来价值,你能够提供的东西符合他的要求,而且技术上有你独到的东西,我觉得这个生意是可以做的。
这些国际大公司有个非常好的,包括国内的大公司,它有个很好的,它跟你合作之后,只要你的技术会不断地进步,只要你的产品会不断地迭代,基本上这个合作是比较稳固的。我们公司的营销人员非常少,我们主要在研发,我们去年的研发投入达到1.2个亿左右。
 
如今,麦格米特的客户既有老国企沈阳机床,也有新业态的乐视、小米,还包括松下、飞利浦等国际大公司。去年,麦格米特实现营收11.5亿,净利润1.5亿。

(上市仪式现场麦格米特的合照)

记者:现在是不是找你们过来研究的产品会比你们自己主动去开发一个产品的比例更大一些?
童永胜:更大一些,很多国内外的公司开发一种新型东西的时候,他往往找不到配套,他可能会找到我,比如说有些医疗企业,他在做一个医疗设备的时候,没有现成的东西,他会告诉我,你给我开发一个什么东西,这样我就判断,OK我就做,这样的好处是什么呢?一旦他这个产品如果能够成功上市,这个市场一定是我的,几年之内都是我们的。
 
记者:现在公司,原来华为和爱默生的员工特别多,您觉得咱们公司身上会不会也有华为的基因和爱默生的基因在?
童永胜:首先一点,因为华为、爱默生每年离职的人很多,这些离职的人里面有很多优秀的人,但是无论谁离开之后,要么去创业,要么就继续打工,所以这里面有很多是我认识的人,可能就会来找到我们。对我来说,这些人来了,我的做事的效率会很高。


视频连接:
https://v.qq.com/x/page/j03817knk47.html